2014年11月21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解散了众议院,并宣布于12月14日提前举行大选,令日本举国震惊。在新一期问答专访中,詹姆斯•肖夫对安倍的这一举动进行了解读,并分析了此举所牵涉的一些问题。肖夫称,如果安倍首相所在的政党取得良好的战果,不但可以让他拥有更多有助于推行重大改革的政治资本,还有可能引发反对党阵营的力量重组。

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举行大选?

詹姆斯•肖夫
詹姆斯•肖夫(James L. Schoff)的研究主要集中在美日关系及地区性事务、日本政治和私营部门在日本决策中的作用等方面。
More >
 安倍称,提前两年举行大选是有必要的,因为他在不久前推迟了调高消费税的既定日程。他称这一决策为其经济政策的分水岭,他要就此问信于民,取得公众的首肯。广义上讲,安倍把这次大选称为对“安倍经济学”(Abenomics)的一次全民公投。“安倍经济学”包括宽松的货币政策、财政刺激以及以改革为导向的增长战略——的一次全民公投。

安倍在声称其经济政策已经开始奏效时也承认,第一次增税带来的持续负面影响正在阻碍经济复苏。他希望能有更多的时间来刺激经济增长,等到2017年再进行第二次增税。增税将降低政府债务规模,并为日本老龄人口提供社会保障。

安倍对新一届任期的奋力争取也可以被视为一种超越了经济政策考量、带有机会主义色彩的政治策略。相对而言,他所在的自民党提出的重启核电站以及扩大日美防务合作两项政策不是太受欢迎,到了明年,人们对这些政策的关注度会更高;此外,日本国内的政治反对派目前还处于疲弱不振、杂乱无章的状态,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可能会变得更加强大。尽管任何选举都蕴含着内在的风险,但安倍还是断定,现在就是为他所在党派谋求额外两年执政时间的最好时机;消费税上调计划的推迟为他在政治环境恶化前利用现有优势提供了方便的借口。

大选牵涉到哪些最为重要的政策问题?

此次大选将会对经济改革、扩大日本自卫队职权范围等政策产生重要影响。

由于私人消费和企业投资萎靡不振、出口低迷、工资增长不均衡,日本经济在2014年第四季度正式陷入衰退。此前的增税举措和日元的快速贬值让经济状况雪上加霜。自从安倍于2012年年底上台以来,日元兑美元汇率已经下跌了40%。

如果安倍所在的自民党在大选中有不俗的表现,他就能获得更大的政治影响力,以便推行更有争议的经济政策——其中包括将企业税下调到20%;促进企业对农场的投资,进而提高农场竞争力,加快整合步伐(或许还能削弱农场游说团体的影响力);实行劳动力市场改革;放松电力市场管制等。即便自民党获胜,安倍也不一定能成功,甚至不一定有足够的决心来推进所有这些改革举措;但如果自民党失利,他一定会无所作为。

自民党获胜意味着暂时搁置的日本军事实力扩张计划会变得更加野心勃勃,比如允许日本自卫队在更大范围内执行日美合作任务。相反,如果大选结果让自民党更加依赖它的执政伙伴、奉行和平主义的公明党,那么安全战略方面的调整就会比较温和。

此外,自民党胜选还会让安倍拥有更多政治实权,这有助于本届政府推动如下事项的进程:重启全国各地的核反应堆;与美国达成作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贸易协议(TPP)的一项协议;以及就修宪举行全民公投。

大选的预期结果是什么?

很大一部分选民直到最后一刻才会决定自己的心意,但安倍在选举上的投机可能会为自民党的胜利奠定坚实的基础,因为反对党疲弱不振,而且在当前的选举制度下,一个党派只要获得稍胜一筹的支持率,就能赢得丰厚的回报。比方说,2012年,自民党的得票率只有43%,但它却获得了79%的单议席选区的议席。此外,提前到来的大选已经让很多看不出有这种必要的选民心灰意冷,因此选民投票率可能会创历史最低,这种情况稍微有利于自民党和公明党。

日本的每一个选民将在选举日投出两票:一票投给他/她所在选区的一个候选人(共295个席位);另一票投给一个政党,帮助该党争夺产生于11个比例代表区的席位(共180个席位)——这些席位将按照各个政党在每个代表区的得票率来分配。

众议院解散前,自民党在其中拥有295个席位,公明党拥有31个,两者的执政联盟占压倒性多数席位,因此可以推翻参议院的决定。在12月的大选中,自民党不可能独自跨越三分之二席位的门槛,但如果执政联盟内部的天平进一步朝自民党倾斜——公明党又试图阻碍某些与国家安全领域的改革或者修宪有关的立法进程——那么安倍或许会倾向于同更为保守的(即观念相近的)小党联手。

尽管自民党在最近的民调中表现不俗,但我估计,一批不满的自由派选民会有足够的动力去含混地传达他们对安倍的不满情绪——可能会小小地支持一下公明党或者主要反对党日本民主党(DPJ);也可能把一些选票投给共产党,但效果会打折扣。到最后,日本的政治图景与大选前相比可能不会有太大变化,但安倍和自民党(及其执政伙伴公明党)的执政期将延续到2018年,从而为政策的实施赢得额外两年时间。这对日本来说非常重要。

这次选举对日本而言意味着什么?

日本经济正处于紧要关头。尽管“安倍经济学”的成果毁誉参半,让一些公众感到担忧,但在没有现成替代方案的情况下就对该政策大加鞭挞,会让日本遭受重大挫折。

自民党/公明党取得坚实的胜利,会更有利于日本恢复经济、改善财政状况。安倍对内阁成员的选择,将有助于说明他对此有多么在意。

不过,日本所面临的一个问题是:自民党或许可以在反对派一如既往地茫然失措、支离破碎之时获胜,但从长期来看,反对派的孱弱无力是不利于民主制度健康发展的。在这个意义上,此次大选可能给未来的日本政坛带来重要影响。日本民主党十有八九会在大选过后推选新的领导层;它还应该将内部分化视为持续数年的政治反对派复兴进程的一部分,推动形成能够和自民党内的保守派力量一争高下的中间派和自由派力量。事实证明,自民党比日本民主党更擅于包容各种不同的政见。但历史经验表明: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团结一致终将土崩瓦解;政客和选民都将受益于基于不同政策主张的各种政党联合执政。

正如一些自由派和外国批评人士所言,自民党所获胜利的规模以及它在推进立法议程方面对公明党的依赖程度,将有助于说明日本是否真的在“向右转”。一些鼓吹民族主义的候选人——如东京第12选区的航空自卫队(Air Self-Defense Force)前将领田母神俊雄(Toshio Tamogami)——正在向公明党发难,说他们妨碍了自民党在国家安全领域的改革。但如果在公明党获得更多席位的同时,其他某些党派——如田母神俊雄所在的党——却丢掉了一些席位,那么就可以证明日本选民对右翼观点的厌恶,关于日本要向右转的问题就可以暂且告一段落了。

这次选举对美国以及美日联盟而言意味着什么?

美国基本上支持安倍的改革议程。如果日本改革取得成功,美国将获得经济上的好处,因为日本拟议中的许多结构性改革和规制改革措施,在让日本大型跨国公司受益的同时,也有利于美国公司和出口商。重启日本的某些核反应堆将让日本的贸易差额得到改善,而且有助于减少碳排放——该国去年的碳排放量达到了历史最高水平。美国政策制定者将敦促日本政策制定者履行安倍有关增长战略的承诺。他们还将对日本放松管制的举措表示赞许;但如果日元进一步贬值,他们也会开始抱怨。

此外,美国“亚太再平衡”策略的实施,严重依赖它在该地区的一些强大的现代化盟国;美日关系是重中之重。从地缘政治的角度来说,美国更愿意看到一个强大和稳定的日本——这样的日本可以成为协助其高效处理棘手的国际问题的盟友;也可以成为多边机构中与它站在同一战线上的伙伴。让美国感到头疼的是,安倍一直无法和中韩两个邻国的领导人处好关系——安倍内阁面对从20世纪初开始累积的一些敏感性历史遗留问题时所流露的修正主义倾向,则让事情雪上加霜。这些都不是竞选的中心议题,但由于大选可能让安倍的首相任期得以延长,这一结果或许会让安倍的批评者们相信,他们最好与他合作,而不是等他下台。